图弗劳尔斯

什么都不会的楼夜。

月光,麋鹿,与圣诞老人

第一次在这里发文www请多多关照。
小学生文笔,可能有ooc。
好想念冬天啊……好热啊_(:з)∠)_


“您……没事吧?”
平安夜,一位圣诞老人由于操作失误从雪橇上摔到了刚刚做完兼职准备回家的紫之创面前。
“……好……痛_(:з)∠)_。”
“您是圣诞老人吗?”紫之创抬头惊奇地看向飘浮在空中的雪橇,红鼻子麋鹿正高冷地俯视着他们二人。
圣诞老人从地上爬起来,理了理脸上的假胡子假眉毛假鼻子,正准备说点什么把礼物递过去的时候——她发现她的膝盖破了,脚也扭了,疼得倒抽了一口气。
“创君,圣诞快乐。袋子里那个蓝色的盒子是给你的礼物。”
“诶,谢谢,可是您……”“我没事,还有好多孩子在等我呢……嘶……怎么这么疼……”见紫之创愣着不动,她看向天空中的雪橇,对哦,礼物在天上呢,这让人怎么拿得到?
紫之创从背包里取出保温壶里泡好的花茶,小心翼翼地问道:“您要先休息一会儿吗?”
……
“现在很多房子都没有烟囱啦……”坐在雪橇上,圣诞老人语气沧桑,“所以啊,我就练就了一手高超的开锁技巧。”
虽然听起来是很厉害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圣诞老人身上的伤口看着就疼,她也真的疼得爬不起来了。
“您一会儿还要去送礼物吗?”
“当然。”
“我可以帮助您吗?”
“好啊~”
……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呢,真是毫不矫情。
于是,紫之创披上了圣诞老人的行头,坐上了雪橇。圣诞老人为他施加了魔法,让他在居民区畅行无阻。
有魔法为什么还要去练就开锁技能?紫之创已经没有功夫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雪橇飞驰着,在天际悄无声息地划过。
“接下来是……前往某某宅邸,给住在里面的朔间兄弟送去礼物。”
紫之创忍不住再次确认了一下脸上的伪装。
然而……还是被朔间学长认出来了呢。
“小~创,今天是在做圣诞的兼职吗?”
“唔?圣诞老人给我的礼物?哪个圣诞老人会给我送礼物?”
“给哥哥的礼物?随便扔门口吧,他不在。真~绪的礼物就先放在我这里吧~”
“小~创做完兼职就快去睡觉,不好好休息的话,血的味道会变得更差的……”吸血鬼先生的双眸,在夜间闪动着幽幽的光芒。
紫之创抱着麋鹿瑟瑟发抖……
告别了吸血鬼先生,照着小便条的指示,紫之创分别给人偶师先生和他的人偶、风格古怪的作曲家、孤傲狂野的狼先生……同在梦之咲偶像科的的同学学长们送去了礼物。
“圣诞老人真是厉害呢,给每个人都准备了他们喜欢的礼物呢了。”紫之创轻轻将一大袋新上市的零食放在了熟睡的朱樱小少爷的床头。
施加了魔法的雪橇又再次出发……
“Amazing~☆你好啊,给人们带来爱与惊喜的圣诞老人~!”
和友也关系很亲密的日日树学长正蹲在他尊敬的会长的床边,往袜子里塞礼物。
……这场面着实Amazing。
“我本来以为不会有圣诞老人前来,所以也没做什么伪装,这里想起来还真是失策~”日日树涉头顶上的彩色圣诞帽轻轻地打着晃,紫之创默默地把礼物放在了会长的床边,尽力无视掉这位过份热情的学长。圣诞老人说施加在雪橇和他身上的魔法是有时限的,而还剩下三份礼物——
“先生,这是您的礼物。”“Amazing!给我的吗?谢谢☆虽然还想和你做更多的交流,但是令人可惜的是就像身着华丽舞裙的灰姑娘一般你也在追赶着时间呢~那么~再见~了!”
侍两人离去后,原本在床上熟睡着的天祥院英智突然睁开了双眼,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虽然收到涉的礼物我很开心∽但是这个世界上果然是有圣诞老人的啊∽”他好心情地坐了起来准备拆礼物。
……然后被半夜爬起来偷偷摸摸送礼物的敬人抓了个正着。
“呀,敬人,你也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了吗?”
“……”你是指床边那套全套眼镜清洁套装吗?他很喜欢。
……
最后两份礼物,一份送给执事先生,另一位是送给桃李的。
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从精品店里挑了很久才买下的小熊挂坠,这是他准备给桃李的礼物。白天的他并没有机会将它送出去。
……话说圣诞老人送给他的礼物,是一大包花卉种子呢∽
先将礼物送给执事先生,紫之创蹑手蹑脚地走入桃李的房间。
柔软的大床上空荡荡的。
紫之创有些失望。小少爷正睡眼惺忪地站在他旁边。紫之创被吓了一跳。
“你是谁?”
“咦,圣诞老人?是要给高贵而又可爱的我送礼物吗∽?”
“……嗯。”紫之创害羞地低下了头。
“那你快点把礼物交给我呀∽” “嗯……好,好的……”
姬宫桃李看着面前的圣诞老人,忽然灵光一闪——
嗯嗯,不怎么高大的身材。
嗯哼,圣诞帽下的蓝色头发。
哼哼∽那羞涩的小表情∽
“创,我不要礼物了。”
“诶?!为,为什么?!”
紫之创瞪大了双眼,猝不及防间,脸上的伪装被桃李卸了个干净。
“什么呀∽果然是创啊……” “对不起……桃君……圣诞老人她不小心受伤了,所以,所以我就来给大家送礼物了。”
“诶,可是今年圣诞老人已经送了好几份礼物给我啦∽难不成其实有很多圣诞老人?”
紫之创点了点头:“如果只有一个圣诞老人的话,会忙不过来吧。”从第一份礼物,耗费的时间已经很多了。而这还不是全部。
“桃君真是受圣诞老人们喜欢呢∽♪” “那是!哈呜,创,你也困了对吧?”
小少爷爬上了他那柔软的大床,朝他拍了拍旁边空出来的被窝。
“作为圣诞礼物——我就恩准奴隶三号陪我一起进入梦乡吧∽♪”
白天的时候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他呢,准备的小礼物也没有送出去……
所以啊,圣诞老人真正送给他的礼物,其实是创吧?
……
“少爷∽该起床了∽”如同往常一样,弓弦推开了桃李卧室的大门。
今天注定要发生一些不平凡的事件。
“……少爷,您怀里的是什么?”
穿着圣诞服饰像个玩偶一样可爱的紫之创:“(⁄ ⁄⁄ ⁄)。”
“这个啊~是圣诞老人送给我的圣诞礼物哦∽♪”
弓弦:“……”
……紫之创是怎么潜入安保严密的姬宫家住宅的呢?弓弦想起今天早上在床边发现的礼物,忍不住微笑。
说不定,真的是来自圣诞老人的奇迹呢。

疯狂打call!!

天凉了顺便吃个药吧:

人设和世界观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结束了,谢谢陪我讲完故事的大家。我都不敢相信一开始那个小破脑洞能弄成现在这样( 

画到后来觉得上一话就结局也是不错的,但因为结局已经定好了就还是把尾声画出来了。其实这篇一开始有个名字《三次分离和两次相遇》

有兴趣重新看一遍,或许能有点不同的感觉。

补充一点世界观的设定:没有心是可以转生的,但是死后灵魂残缺或者消散就永远不能转生了。


下面是一些拓展阅读和个人捋脉络,全部我流解读,看不看都随意(

英智在这个故事里一共有三个成长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没有遇到涉之前,对世界毫无眷恋,任性胡来的小少爷;第二个阶段是遇到涉喜欢上涉之后,喜欢上这个世界和自己,但是因为长久以来养成的世界观没有那么容易改变,就一直将自己的生存意义依附在涉身上;第三个阶段是涉在牢房跟他说完那一段狠话之后,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开始在意起身边的事物了,不再以涉为生命的中心,并且这种情感在人界搞事的时候达到巅峰,所以在终末他才会选择独自一个人背负所有的罪孽。我的理解上英智是骄傲又自卑的人,他很骄傲,所以可以自信的说出喜欢与赞美;同时他又很自卑,所以无数次的试探涉的底线,以伤害自己为刀剑来试探所有喜欢他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自然是不会潇洒的放涉自由的,所以在最后的最后,他用自己仅剩的力量将自己心中那喜欢涉的一部分与涉给他的耳坠里的灵魂碎片置换。他不知道涉和敬人的计划,他以为这个终末就是真正的结局。于是他要让涉永远记着他,让没有心的涉再一次感受爱的意义。他要涉的灵魂碎片与他一起殉情,这样涉就必须永远的活下去,如果涉选择死亡他便会跟他一起灰飞烟灭。

再说说涉在这个故事里,小时候的性格全部都是我的自我解读。遇到英智之前,孤儿的涉学会的生存手段就是讨人欢心,但是因为自己独特的部分而不被接纳,这个时候的涉其实已经起了越界的心,如果没有遇到英智可能在这个时候涉就会变成恶魔。遇见英智时候,因为被英智夸奖喜欢,找到了自己生存的方向,想要被世界认同和喜爱。英智离开之后他觉得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觉得自己之前的愿望荒谬又傲慢。所以不断的扮演被人喜欢的角色,不再是日日树涉,最后毫无悬念的越了界。

越界之后的涉从来没有过想过去找英智,所以当零提出要他去见英智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但是他还是想见英智,想知道他为什么当初会厌倦他离开他。于是他怀着可能会死的觉悟去了,在那个会议上英智还是那样的喜欢着他,甚至为了他不顾一切,那次分别根本就不是英智的本意。他迷茫了,他所做的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听了魔王的话之后,他决定去到英智身边,牺牲自由去陪伴英智过完英智的一生。在被关押的时候很多崇拜和喜欢英智的人都去找过他的麻烦,桃李就是其中之一。他有那么一点嫉妒英智,又有一点小小的自满,因为这个被这么多人喜欢的英智喜欢着他。于是怀着这样的心情他对英智说了那一番狠话,希望英智能醒过来不需要再为他这个囚徒再付出那么多,好好享受人们的喜爱。然而英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试探他的底线。最后他之所以会答应英智的提议,事实上还是英智在用自己逼他做出选择,但英智那句 [涉还是涉,一直都是涉],让他多少得到了救赎。后来在人间他搞的事其实都是英智的希望的,哪怕他知道这个终末是多么的痛苦他也会遵循英智的意愿,因为再也没有什么会比那个提议更糟。

在我的理解中他们都是骄傲又自卑的人,所以才会爱的这么义无反顾又爱的这么小心翼翼。英智的骄傲使得他一直对涉赞美着,一直对涉倾诉着喜爱之情,他要抓住涉,让涉只属于自己;同时这也是英智的自卑,他怕如果不说出来涉就永远不会知道,他必须一遍又一遍的确认。涉的自卑使得他从来没有对英智说过喜欢他,他不会主动去找英智,他只会等待英智呼唤他的名字,他从不觉得英智是他的,英智是大家的皇帝陛下;同时这也是涉的骄傲,他知道英智会一直喜欢着他,他会是那个让英智自满的日日树涉,于是他会自己将气球牵线的那一头放到英智手心里。

他们比谁都了解对方,却又比谁都要害怕了解对方的自己。

这就是这样一个故事,最后人类的英智会与涉签订契约来换取稍长的生命,还是会将心交换出去来变成永生的恶魔。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因为他们相遇了,所以故事还在继续。


一些小细节补充,可以回去找找看(

+涉从一开始就知道英智不会好好吃敬人的药,所以在临走之前吻英智的耳坠是给英智的耳坠施了个小咒语,保护英智的灵魂在最终决战不被侵蚀。这就是弓弦看到的紫色的光。

+当初在天界会议那一剑留下的疤没有消失,最后一次涉亲吻了那里。

+涉是在英智睡着的时候离开的,所以英智在最后说这一次也让我在睡梦中离开。

+涉一直靠接吻之类的将自己的生命力传递给英智,维持英智的身体机能。

+英智在释放全力的时候出现的回忆其实是跟他的[善]告别,只有小涉对他伸出了手,但他身体里的[善]变成幼年的他先他一步牵住了涉的手。所以在小涉被幼年的自己拉走之前,小涉无奈的回头对他笑了。他是想在最后保护措施之前阻止他的。

+英智曾经在天界会议的时候构想过他希望的终焉:涉的歌声,一个拥抱和一个美丽的晴天。最后的终末,涉全部都带给他了。

+因为在那个回忆里他没有牵成涉的手,所以在最后见到涉的那次悄悄的与涉十指相扣,满足了自己小小的心愿。

+一切结束后涉并没有去找英智,而是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带着英智的那一部分[心]。所以在重生的小英智取回的时候,除了被那份沉甸甸的爱意包裹外还有那些涉新带给他的模糊又温暖的记忆。

+重生之后,因为英智带走的涉的灵魂碎片,小英智能感受到涉的想法,也就是[声音]。

+涉曾经的愿望是[让世界平平安安的,然后你一直在我身边喜欢着我],重点从来都不是英智一直以为的前半部分。

+英智曾经问过涉不遇到他是不是会更幸福,涉在最后的最后给出了答案。


一不小心整理了好多,几乎是第一次用条漫讲这么长和完整的故事有点真情实感(

再次谢谢看到这里陪我做阅读理解的大家。

他们真好,他们这么好(比划

然后并没有出本的打算,有那么一点娱乐到大家就可以了。

有缘可能来点番外,无缘就别的故事见了

我去养肝了(肝疼)